人物
2021/12/02
The Hertz 訪談・3
就放空暢遊到盡頭
赫茲的漂流之旅
The Hertz 訪談・3
就放空暢遊到盡頭
赫茲的漂流之旅

文/Isaac @ 文化放題‌‌
攝/Karl Wong‌‌
封面書法/亨利

無論是從《千世書》一筆一畫逐格繪畫的動畫 MV 還是帶着美式漫畫風格的字體 logo,大概留意開 The Hertz 的人都不難發現到他們的動漫影子。

「我由細到大已經係動畫迷。」問到作品中的動漫色彩,主音 Herman 主動承認責任:「應該係火影開始,但真係追漫畫就係小學追 One Piece,我覺得佢都影響我自己幾深嘅。」

可能正因如此,聽着五位成員分享自己的經歷,我自然會逐漸覺得:他們三年以來的成長故事,其實跟《海賊王》亦有點兒相似。

後獅子山的漂流之旅

《海賊王》這套陪伴許多 90 後成長的動漫,講述着主角路飛夥拍幾位沿途結識、志向相近但卻性格各異的同伴的一段探險之旅。Herman 形容這套動漫改變了他的人生:「佢哋喺度打海軍喎,但點解完全唔驚個喎呢班人?就係為咗一個好戇鳩嘅原因,就係我要揾 one piece。」

「但呢樣嘢對每個人嚟講都唔同個喎。」Herman 解釋:「可能路飛覺得同自己嘅隊伍成個旅程就係 one piece,山治就係揾到一個最美味嘅食材。每個人都有自己嘅 one piece,好娘㗎嘛講出口,但係影響我好深。」

Herman 為商台動漫節目《漫事屋》所做的節目主題曲。

無論睇《海賊王》還是聽 The Hertz,我總會感受到「好呢一代」的氣質:講到上一代最關心的什麼安穩生活、什麼社會規範,呢一代很多時都會冇厘神氣;然而一旦講到他們最心愛的事情,他們霎時就會旁若兩人似的兩眼發光、雞啄唔斷。在這後獅子山年代,渺小如一粒燒賣都有關注組,平常如一塊路標都有研究社,無聊如一個小心地滑牌都有鑑賞師。

結他手 Ricky 認為這一代的非物質傾向其實無可厚非:「可能喺獅子山年代我哋就戇鳩啦梗係。但而家係冇路吖嘛,正正就係冇路我哋先可以做到我哋喺度做緊嘅嘢。」

而赫茲這班海賊的成長故事,必須從最初拉隊友上「賊船」的 Herman 談起:「嗰陣時我仲讀緊書、仲好熱血。我覺得嗰一刻嘅我有少少似路飛㗎,嗰陣我廿二三歲真係唔怕醜噉周圍同人講:我真係好想做音樂啊。」

呢一代或許資源匱乏,但憑着認真試下、試下認真的「土炮精神」,偶爾單靠心機和創意就足以做出媲美專業的誠意之作。這班人的志向或許都是「揾唔到食」,但憑着這份想做就做的赤誠,他們往往會在偉大航路之上,逐一遇到每個志同道合、願意為彼此兩脇插刀的同路人。

心之所向,穹蒼協力

「我嗰陣係 RubberBand 嘅超級 fans 嚟。」Herman 憶述他在加拿大讀書時的經歷:「跟住,突然有一日我個朋友問我:喂,大佬正啱啱叫我介紹啲唱歌嘅男仔俾佢識,噉我介紹咗你。嘩成件事已經係 WTF 噉樣㗎嘛,係震囉,我真係震囉成個人。」

雖然大佬正原意只是想請他唱《未來見》demo,但當時 Herman 把握機會:「我而家過咗呢個 phase,但嗰陣時我係咩都唔驚,我同佢講話我想出碟。」結果無論是黃瑋中的個人大碟還是他們的 EP,大佬正都如《海賊王》的雷利般(他們的長髮都充滿霸氣)沿途協助、沿路提醒。

比起其他默默耕耘但卻寂寂無名的獨立樂隊,鍵琴手 Him 承認他們非常幸運:「知道呢個行業你啲歌係真係可以冇人播㗎嘛,但好幸運地我哋叫做開波嗰吓就已經 ok 咗。」

但 Herman 覺得這種偶然並非偶然而已:「嗰排我研究緊吸引力法則,嗰本書話假如你好鍾意做一樣嘢,你覺得自己會做到,噉你自然就會吸到啲你應該要吸嘅人。跟住我同大佬正傾偈,啊佢又係信呢啲嘢嘅人嚟。」

的確在赫茲的漂流之旅,不知何故每位成員各自都會不斷吸引到許多不問回報、不計較付出的守護天使。Herman 笑言他們就像《復仇者聯盟》的無限寶石:「五個人聚埋個能量係強大嘅:大家有大家相信嘅嘢,然後大家都係好人,噉正面嘅嘢吸翻正面嘅嘢我覺得都好啱數。當然每一次有人幫我地都好值得感恩,噉但係我完全唔覺得係因為我哋特別叻囉。」

迷失未知道

去年十月,在陳健安的演唱會上(嗯,族長都是他們的守護者之一)The Hertz 翻唱了《未知道》一曲,當中周耀輝的幾句特別令我感動:

星在膝下,花在肩上,心在心中。
千萬珍重,即或一步一步離開你,
從不怕迷路。

星空無比壯麗,它早就散落在我們膝下。花海無比瑰麗,它早就盛放在我們肩上。心靈無比美麗,而它早就存在於我們的心靈之中。漂流在偉大航路之上,我們偶爾相遇、偶爾暫別,有時一帆風順、有時前路未明,然而憑着我們心坎這個永遠都指向美好的永恆指針,我們從不迷失。

「好似有個目的,你先會迷失㗎嘛。」Ricky 一言驚醒夢中人:「我而家就係冇目的,所以就唔需要迷失,連迷失呢樣嘢都無人 care。」

「坦白講,獎嗰啲嘢都真係唔 care。」Herman 的説話有點路飛的影子:「一個人係好自由,但同時其實又好孤單㗎嘛。但係你五個人就好唔同,好似大家會一齊經歷好多嘢、一齊去成長噉。」

畢竟時代從來都沒有虧欠我們什麼。我們竭力追求的夢想可以落空,我們盼待的未來可能永不成真,但我逐漸的發現到,生命裡面最美好的事情、最暖之入心的邂逅,往往都是無心插柳卻又意想不到的。

一再呼吸,太多美好懷疑就到,
閉上眼睛可看到。

沒有期望就不會執着,沒有執着或許會有驚喜?航海路上,我們沒有目標但有方向,沒有名利但有滿足,沒有希望但有彼此。

想起了小王子的一句説話:「世上真正重要的東西,往往只用眼睛無法看見。」

© 2024 文化放題 hkculturetopi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