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筆
2020/10/30
音樂隨筆:後獅子山年代的青春
The Hertz《凡星人》
音樂隨筆:後獅子山年代的青春
The Hertz《凡星人》

踏在青春的路途上,我曾久歷迷失。那時候身邊的同輩不斷為我指點迷津:若然你不想枉費青春、虛度一生,就必須熱血追夢、搏盡無悔。偏偏我苦苦思索,依然找不到我身上什麼宏大的志願、什麼博取別人掌聲的決心 —— 結果我被告知:我未經歷過青春便已經死去,我的肉體依然苟活着但靈魂已經蒼老,若然尚有半點自知之明,就應當以我這毫無意義的生命為恥。

從我一路寫的文字,大概不難感受到我對 The Hertz 的極盡偏心 —— 這也難怪。因為人浮於世竟然能夠有幸遇到了一道真正明白自己的(古怪)聲音,這種興奮實在難掩。從他們的音樂之中,我發現到世上原來有人和自己有着共通的想法,在這種共鳴間,我感受到無比的安慰,因為我探索良久,方才發現原來我並非別人口中所說的異類。

我甚至有時想,如果我幾年前就聽到《凡星人》,會否更早走出當日的迷失?

平庸之樂

聞說星際定立時候,
人每天看著無限宇宙。
城裏璀璨奪目難受,
人眼中只剩一星宿。

起初的地球人,雖然生活簡樸,卻享受著平庸之樂:他們只需伸出兩臂,便能抱擁無限宇宙;只需從這山走到那山,便能遊遍一個完整的世界。可是他們的野心卻不斷滋長,驅使他們建造插滿高樓大廈的璀璨城市 —— 結果種種光害徹底淹沒了星空。自此在孤寂蒼涼的夜晚,再沒有星星訴説着人類的渺小。人類開始越發傲慢,時刻都渴望買更多、吃更多、擁有更多,暗暗的妄想要佔領全個宇宙。

琴手 Him Hui 的歌詞彷彿隔空呼應了我一直的一個想法:我覺得人立於夢想的旗幟下難免會自視過高:若然有幸的話,追夢者會得到別人的讚許,可是他們便會渴求更多人的掌聲;若然不幸的話,追夢者要不跌入自我質疑之深淵,要不就陷於自憐之中,透過貶低所有不認同自己的人來重拾自尊 ── 我想,大概就是這個想法,令我再也發不了夢。

嫌我天真,嫌我只想瞓,不懂愛世俗鬥爭。
嫌我天真,無目標做人,不懂愛發夢搵銀。
無悔一生,停泊於小鎮,告別人羣無愛恨。
還我一生,隨意過日晨。

記得 Supper Moment《無盡》走紅之時,身邊的人都受其煽惑,開始「舉起呢個手勢」勇敢追夢,毒撚如我卻始終不為所動。我無意否定熱血追夢的價值,只不過,我手執着這幅屬於別人的美麗星圖,掙扎許久卻始終走不出青春的迷霧 —— 我試過投入,卻發現所得的並非我想要的;我試過脱離,結果就被標籤成一個與鹹魚無異的非人生物。可是鹹魚若失了味,又怎能叫它再鹹呢?一個天生無夢的人,又怎能強迫他有夢呢?

The Hertz 的音樂卻是猶如同行的朋友般,輕輕拍拍無夢者的膊頭,正面的鼓勵他們:「人冇夢想其實都得㗎,你想瞓咪瞓囉!」聽著《凡星人》這首樂壇上絕無僅有獻給無夢者的歌,輕鬆的音樂、好玩的歌詞,竟然令我兩行淚下 ── 原來一直都沒有人如此真誠的肯定過自己。

小王子的凡星

無目的看日落懷舊,
時間多溫柔凝住邂逅。
平淡的過沒問然後,
就放空暢遊到盡頭。

某天我眼看着 The Hertz 五個傻仔在小星球上 ~ 旋轉的 MV*,耳聽着上面幾句歌詞,腦海之中突然浮出一個模模糊糊的形象:一個頭髮金黃、身穿綠袍、手執銀劍的凡星人。

這個凡星人住在一個編號為 B612 的小星球上,名叫「小王子」。他的凡星雖然面積僅僅與一間屋相若,但星球之小,卻反而令他更輕而易舉便能得到快樂。例如,他好一段時間生命中的唯一志趣,就是漫無目的看着日落,因為他只需要不斷把椅子向東面挪移微微幾寸,便能隨時看到落日的棲美 ── 甚至有一天,他足足看了 43 次日落。

可是他也曾經深陷迷失,甚至為了尋找答案毅然離開了凡星。路上他經過好幾個自命不凡的小星球,遇上好幾個大人:國王聲稱自己擁有無上權力,卻沒有任何子民給他管轄;自大者只懂得享受別人讚許,卻無人願意與他共處;商人每天不停計算自己擁有幾多星星,卻從沒踏出過星球半步 —— 小王子雖然對他們充滿憐憫,但卻深知自己志不在此。

凡星上沒有豐裕的物質生活,所以渺小如一朵玫瑰,已足以滿足小王子無比的好奇心;他不懂大人的計算,因此他不會將朋友視為純粹的工具;他擁有赤子的童真,因此真誠待人是他最大的志趣;他擁有無窮的同理心,能夠洞察到別人的內心感受;他內心充滿各種莫名的悲痛,可是痛苦卻使他笑得特別的真摯;他使所有能夠有幸遇上他的人都感到愉悦,因為他使人記起,原來自己也曾有過小王子那極盡可愛的童心。

還我一生,人最初真摯相襯。

《小王子》雖然不過是一個虛假的故事,可是我在後獅子山一代身上,卻時常看到了他的影子。可悲的是,雖然這一代的夢想,不過只是為身邊的人爭取半點幸福,社會卻是時常指責我們如何不思進取、無可救藥,甚至揚言已經徹底放棄。為何不想追求物質,但求能夠如小王子般真誠過活,會成為了一種萬惡不赦的罪名?

我終於明白《凡星人》使我一直悲從心中來的因由:因為凡星說穿了不過是一個不存在的烏托邦。回歸現實世界,原來即使只是想從他人手上討回自己的一生、回歸人當初的真摯相處,如此簡單而純粹的願望,已足以令他沈陷苦牢、命喪黃泉。

© 2024 文化放題 hkculturetopi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