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
隨筆
歌單
人物
隨筆
歌單
隨筆
2020/10/15
音樂隨筆:粵語作爲多元
林二汶《Do You Love Me》

呢個年代,強調集體而抹殺個人,高舉單一而貶低多元。明明人人都有唔同嘅阿媽生,偏偏某股強勢時常想以統一之名,試圖將每件獨特嘅嘢歸結為「小眾」,然後將佢湮沒於「大眾」之下,就連呢刻我噏緊嘅廣東話,都面臨住噉嘅生存危機。以廣東話為母語嘅我哋,必須思考一條問題:我哋究竟應該點做,先可以確保我哋嘅文化,不被時代淹沒?

林二汶、周耀輝喺 2014 年透過《Do You Love Me》呢隻歌,嘗試為呢個難題提出答案。有趣嘅係,呢首歌雖然藏身於國語大碟之中,但其實佢係一首集粵語、英語、國語於一身嘅「雜種」。佢奇特嘅存在,彷彿已經宣示出一種立場:呢個世界實在唔應該咁單一,反而理應係更加混雜同多元。

一言為定的愛

呢兩年聽得多比較 Pop 嘅林二汶,難免會有掛住獨立時期嗰個特別 groovy 嘅佢。雖然當時佢「窮得只擁有愛」,但佢騷靈嘅音樂風格、都市女性嘅形象、歌曲獨特嘅題材,實在尤其耳目一新。就好似今次寫嘅呢首歌,除咗有住單音長笛、好好䟴嘅 bassline、重重嘅和聲所構成十分搶耳嘅編曲,就連份歌詞都特別耐人尋味,通過描寫一對母語不同嘅戀人,將地緣政治下嘅粵普間嘅矛盾,巧妙地娓娓道來。

可否決定為一人,重頭學一種漢字、一種句子?
可否以後就一齊,來成就一種故事、一種意思?

動人的愛,是否都一樣,都只有一種美麗?
動人的你,是否只能跟我,一言為定?

相對達明一派《你還愛我嗎》嘅隱晦,呢隻政治情歌難得噉開門見山,一嚟就拋出四條問題,道出呢段愛情中間扭曲嘅權力關係 —— 居於強勢嘅一方,竭力追求大家嘅一統,會要求以廣東話為母語嘅主角,放棄自己嘅語言,然後屈從於一套論述之下。

種種矛盾,卻令主角開始反思:所謂嘅愛,係咪只能夠必須跟從某種標準嘅美麗形態,先稱得上為動人?明明我哋嘅母語各有各嘅美麗,點解要我哋必須「一言為定」(個字食得好靚),最終兩個語言只能活一個?

沿你的輪廓吻你,用你的語言說我愛你。
可是我還想送你,用粵語唱的詩。
按你的喜好約你,用你的語言說我愛你。
可是我還要問你,So do you love me?

聽到呢度,我不禁開始諗:其實呢段愛情,其實是否真愛?主角似乎都帶住類似疑問,偶爾會輕聲用英文問對方:你還愛我嗎?但無可避免佢依然必須要向處於強勢嘅對方,非常肉麻噉作出獻媚。主角會順從對方嘅輪廓錫佢、會用對方嘅母語向佢示愛、會對於對方嘅喜好百般依從,但有趣嘅係,佢又有時會決心挺直腰骨、笑裏藏刀,堅持送俾對方一首「用粵語唱的詩」—— 咦,咪即係廣東歌!

歌嘅後面巧妙地插入咗各種語言嘅「我愛你」,恰好回應咗歌嘅中心思想:其實愛應該唔係只得一種動人嘅形態,如同每種文化,可以有各自嘅一種美麗。即使對方力求同化,但主角搵到一條出路:佢只要把握每個機會堅持去講、堅持去唱自己嘅多元文化,温柔噉反抗對方嘅橫蠻固執,始終能夠確保自己獨有嘅一面,能夠依然不被某種單一嘅意識形態所吞滅。

廣東話係我女神

近年不少人開始驚覺廣東話嘅危機,情急下開始不斷叫人挺身捍衞,固然並非壞事。但我實在見過好多噉嘅帖文卻係充滿謬誤:一時就老屈唐代人用廣東話作詩,一時喜愛引用粵語拼音、但混淆咗幾種拼音系統亦懵然不知。我唔想否定佢哋美好嘅初心,但我實在覺得:如果大家都只係流於口號式嘅「捍衞」,而欠缺認真去認識文化嘅決心,最後只會係徒勞無功。

語言學家阿擇喺《迴響》一篇文裏面,形容香港人看待英文,猶如毒男看待女神,會每天愛佢多一些,甚至會使盡千方百計起個靚底,為求可以傾個靚偈;反之,香港人看待廣東話,就猶如看待女朋友噉,自以為對佢已經無所不知,就連花少少時間認識佢都唔肯,甚至誇張到要靠睇某某 KOL 嘅懶人包,先至記得:「啊!原來我女朋友都幾可愛 🙆🏻‍♂️ 」

我實在覺得,好多人口中嘅「捍衞廣東話」,只係流於對外來語入侵嘅反抗。容許我偷用阿擇嘅比喻,呢種態度就如覺得,單靠阻止其他男人接近自己嘅女朋友,就係氹掂佢嘅最好方法 —— 大佬呀,唔好咁痴線啦?連我咁毒都知,女朋友係要花時間去好好認識、好好了解,仲要間唔中向身邊嘅人放下閃(並且波及無辜 🙏),周圍同人講吓佢點正、佢點靚爆鏡㗎!

講到尾,反抗外來語入侵,其實只係「防守」;甚至嘥時間去認識廣東話,其實只係揾返愛佢嘅理由。真正嘅捍衞,必須透過運用同創造,就如首歌嘅主角噉,即使處於弱勢,依然堅持狷窿狷罅去搵機會活出自己嘅文化,透過日常生活嘅表達,甚至創作,將文化嘅優美同活力活現於世,噉先係稱得上係真正嘅「進攻」。

冇錯,呢個社會就係想將所有嘢變成單一,因此每個新嘅創作、新嘅句子,其實就係嘗試創造出一種多元嘅聲音,所以就係對於單一文化嘅一種反抗。我幾慶幸我誤打誤撞,就發現到自己「傳心師」嘅角色,能夠透過文字鼓勵一班依然堅持斗室種花、「用粵語唱詩」嘅人,某程度上都算係貢獻緊自己嘅力量去捍衞本土文化。

我好希望有住唔同興趣同能力嘅大家,都可以嘗試努力去搵自己獨有嘅位置,然後一齊喺捍衞廣東話嘅路上同行,令到呢種咁盞鬼同活潑嘅文化,縱世界變也永不滅。

© 2024 文化放題 hkculturetopi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