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
隨筆
歌單
人物
隨筆
歌單
隨筆
2020/11/20
音樂隨筆:驚青症候群
許廷鏗《慌》

人生充滿驚慌,難免亦常畏懼。人早在出生一刻。開始怕沒水飲、怕沒奶吃的那個瞬間,便進入了一場至死方休的驚恐之旅:進入學校,會怕訓導、怕考試肥佬、怕不合群;與人相處,會怕得罪對方、怕被人利用、怕失去對方;踏入職場,會怕塞車遲到、怕老闆脾氣、怕同事閒話;面對死亡,會怕虛度一生、怕抱恨終身、怕死不瞑目。

上月我初次聽到許廷鏗《慌》這首歌,便已經印象深刻,因為林夕的這份歌詞如同一場自我發掘的旅程,把人內心恐懼的源頭抽絲剝繭,好令人能夠對症下藥,繼而鼓起勇氣面對內心縈繞不散的恐懼。再加上 Bert 招牌式密密麻麻而流暢非常的旋律、復古電子琴聲、柔和的管樂,將這首歌化成一服治療怯慌的良藥。

恐懼放題

有伴侶會恐懼,完美開心到累。
要獨處也恐懼,沒有觀眾收看眼淚。

進食也會恐懼,饒恕口腹有罪。
肚餓也更恐懼,為了三餐一世畏懼。

林夕透過短短幾句,寫出了慌張之人的內心小劇場:與伴侶相處之時,朝夕相對就怕日久生厭,然而孤獨之時,又怕無人關心、無人安慰;口腹飽滿之時,就怕禍從口入、吸入過量致癌物,然而肚餓之時,又怕自己生計不保而三餐都不得溫飽。

正因所有事擺到過多和過少的兩個極端都同樣恐怖,因此受恐懼支配的人時刻猶如行走於鋼線之上,同時又怕跌向左、又怕跌向右,時刻瞻前顧後左顧右盼,卻總是營營役役戰戰兢兢。

面對自己似朗月照溝渠,無人亦端正地進睡。
形象已揮之不去,人人也讚許。

被迫或堅決要做更好的人,創造期望所以自製恐懼。
其實怕失望是誰,還是害怕被讚許?

可是細想,這些恐懼是否全部都無可避免?林夕在此舉出了兩個不必要的恐懼:明明房間之中空無一人,人卻依然害怕自毀形象,因為睡得不夠端正而惹人非議;明明此刻自己尚未算是壞人,卻總是害怕自己還未足以稱得上是一個無可指責的人 ── 但是如此怕衰,到底是怕誰失望,驚嚇怕了誰?

我想起小時候的自己,明明成績不錯,可是因為不知誰人的教導,令我覺得凡事都要謙遜非常。結果每每有人肯定自己的時候,內心總會害怕被人覺得自己十分自大,下意識便會吐出種種謙辭,甚至有時會為我竟然為自己的成就生出半點快感而慚愧不已。

直至長大之後才發現,這種傾向大概形成了我自卑的性格。如今即使不時有人肯定自己,卻總是時常陷入自我質疑之中,經常受到自卑感的侵擾。我開始想不通,為何當初的我要害怕被別人讚許,而不能欣然的接受別人的好意?

自卑實在為人帶來太多不必要的恐懼,要不是害怕被人討厭,便是害怕自己不夠完美。自卑者看待自己,猶如朗月照溝渠,既不願善待自己,又不願相信自己的價值,結果若只要某刻欠缺了別人強而有力的肯定,渺小的自尊便會頃刻之間粉碎。久而久之,便會成為被他人期望所支配的奴隸,一舉手一投足都總會懷疑被人看在眼內,終日活於一片惶恐與驚慄之中。

熱熱鬧鬧寂寂寞寞在人潮裡,
偶遇鏡子,到底驚嚇驚誰?
不對,自信最怕粉碎,我怯慌會刺激誰?
不太像我的我,擔心會忤逆誰?

自卑者穿梭於人海之中,卻總是把身邊的人當成一面鏡,腦海之中總是不斷思量着自己在他們眼中的形象。不過細想,這豈非是一種自卑式的自大?倒不如面對現實,不要看得自己那麼重要,你大概未重要得世上所有人每時每刻都會把你的一舉一動、一句一言放於顯微鏡下逐一細察。

再者,若然身邊的人是連你少許不討好的特質都無法體諒的話,大概他們也不是什麼值得結交的人。真正有意思的關係,理應是建基於雙方的不完美,互相接納而體諒,慢慢見賢而思齊,共同學習而成長。反之,為了討好對方而終日裝扮成一個「不太像我的我」,最終不過只會吸引到同樣虛有其表的人 —— 但這些虛偽的人,又何必害怕忤逆他們?

必須認清一個事實:我們實在無法討好世上所有的人 ── 我想起某次排隊時的見聞。前方的那人似乎剛剛講完了一段令他不甚愉快的電話,於是一時氣憤難平便遷怒於店員,不停的喝罵他侮辱他,似乎想透過徹底摧毀他的自尊,來獲得某種畸形的安慰。我看着那個一面茫然、悶悶不樂的店員,不禁感嘆:世上原來的確存在着眾多不可理喻的人,竟然能夠毫無緣由的粉碎一個人,卻絲毫不覺慚愧。

因此,我們實在不應該把他人對自己的敵意統統怪罪於自己,因為原來世界的確能夠如此莫名其妙、如此率性隨機。如果我們太過依賴世界來肯定自己的價值的話,自尊心只會不斷被人玩弄於掌心之上,被人無理的不斷粉碎。

熱熱鬧鬧寂寂寞寞在人潮裡,
看著鏡子,我心知最驚誰。
我看不起我飾演誰,
從沒灑脫到疲累,勇敢得我自許。

我實在覺得,在這個虛偽橫流於世的年代中能夠堅持誠實面對而忠於自己,或許會是我們能力之內所能做到最大的善舉。即使外面世界如何荒誕,即使這個時代對我們如何的差,我們大概至少還能夠學懂如何善待自己。

或許此刻的自己的確千瘡百孔而毫不可愛,可是終日杞人憂天始終都是於事無補 ── 與其終日飾演一個非我的我,與其不斷委屈自己來乞求別人的認同,與其不斷質問自己有着何德何值得他人的肯定,何不掏出你僅有的勇氣,給予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自己最基本的尊重?

畢竟世界可怕的事已經夠多了,何必自討苦吃望著鏡子,要連自己的倒影也要覺得可怕?

© 2024 文化放題 hkculturetopic